鲸鱼他夫人。

语c招人。

Wel to the alp.
继创rpo首个语c群后的另一个首创。(...)
仅有中士Laureline。

“嘿Ryan上校,还不向我求婚吗。”
741692481。

Wel to the OASIS.

语c群。空皮相当多。(。)
目前只有帕西法尔一位。
门牌号。739555233

可以说是北极圈了。

秦时明月之君临天下中的季布x花影。
秦时明月系列卫庄水仙。成庄x少庄。
萧平旌x甄宓。萧平旌x蒙浅雪。

想问问有吃秦风x思诺的吗。这儿大概会产粮。(

【季布x花影】万山重(三)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及笄之龄的晚春中日,季影嫁至沈家。夫婿自是令尊前所择,是他挚友沈栖灼的长子。生得目若朗星,倒是位有几分宸宁之貌的金羁白马。
而后的两年里,季影始终都只是窅冥般的面色。褪去一身纁袡,将金蓖花雀挼入妆奁台中,她含颦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只笔点翠未匀红,实是无心落妆。几片落红下那用蝉钗紧封起来的单帛书信被紧握于掌,季影不由黯淡了眸色。
是了,今日季布该束发了,再过一日又到他的生辰。季影本欲整装归娘家,季罔命人送来的这封家书倒真真是断了她所念。无非是让这个做阿姊的莫要担心季布,安分做个贤内助便是。
季影环顾杏梁云屏许久,心下冷寂。
不知予的黄金牡丹他是否还留存。


已是亥时半晌,季布环臂倚着窗棂,仰颚睇点点月桂。那略泛绛色的软发被香雪用雀蓝玉冠束至脑后,仅余额角两缕坠颊旁。他探指摩挲覆发落至额间正中的青钿,凉极。
季布倏忽噙丝苦笑。今日是自己的束发之礼,阿姊也未归来。
他是稔知的,父亲常言兵家之事,莫让族内女眷有过多触闻。自己三年后便要作为影虎军团的偏将与父共驻国都郢陈。若季影得知此消息,必定会赴归季府。而就今朝情形,父亲怕不是又用何三从四德礼节遏制了她的行动。
季布敛睫,收回将将目光,只略觉心躁。他收了些许力将佩剑置稳于剑架上,仍觅得闷声碰撞。卸腰环的动作变得更为不耐,那朵金花却随之从腰侧倾落至地。
顿住手上动作,季布急急躬身,指拈起它拂去瓣上尘灰。这是季影离开闺闼时留予他的唯一物,一直被他匿蛰在腰环左侧。
他似悱卮言,终是道不出何只字片语,只把黄金牡丹紧握入掌。
玄竹緸冤,似不知濩落。

---------------------------------------------
作者有话说。
作者每篇都有话说。她真的很烦嗳。(...
可能会写成个大长篇。至少,是可能。
希望给各位更好的观读感受!毕竟作者真的太,ooc了。
欢迎捉虫。

【季布x花影】万山重(二)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秦王政元年,季氏一族的棽俪夫人诞下一女。因令仍驻祁县的季罔将军得知消息,耐不住心底的悸欣,须臾间撒墨八行书派部下连夜送至季府。一闻仅了了数字。
“云破月来花弄影。”
夫人会意,俯首轻啄褓中婴提软颊,支艾单喃影儿。
两年后的晚春,嫡子出世。被父予单名布字。同年季罔冠年又四,却已是秦晋伴身儿女双全,武职仅居主将项燕之下,再之统领楚四团之一的影虎军团,自是少不得几分嚣傲。待季布五岁时便将其带至身旁亲力教武,士兵们列队步经统帅帐前总能瞧见那个头仅及他父亲一半还未满的小公子,已能像模像样地秉木剑截断当空飞落的海棠花瓣数片。季父甚是满意,逢遇族人就得夸炫季布几言。久而久之,远近之辈皆是对季小公子嘉赞绝口。
小公子心里却时常怏怏不快,也只有他的阿姊季影深知这点。
季罔执意将影虎剑予至季布,令其舍木秉真以尽早觅得楚剑真学。刚过始龀生辰的小公子缄默贴耳,腕挽剑花与父帅的部下比试。终是季布堪堪略胜一筹,却也落得个满身轻重不一的剑痕归去。
季布知晓父亲给予了自己极大的期望,但毕竟他仍是孩子脾性,哪怕能准许自己耍半日也会欣喜得紧。
只是那卧榻旁的几卷兵册尚未阅完,父亲怕是不会松口。忆及此事季布不由蹙眉轻嘶,单只挼紧阿姊裙角翻来折去,脑袋闷落她怀中欲图不再露疼吟。季影略略抬眸,碧绢浸没于芜荑水中,一柱香后捻干为幼弟轻拭消肿。
“若非蓟香夫人前几日托人送来的柏叶软膏,阿布怕还要疼得厉害。”
季影半哄半吓把季布的脑袋挪出裙叠,作得再嗔又言“也不嫌闷。”。瞅见那小团子尽是倔直着劲鼓颊不语,终是爱怜,她温软些许刚才的唬态,掌擒稳季布尚未长开的腰肉扶至膝头坐正轻晃,不时偏首凝季布指尖轻点落他鼻尖。
季布正欲启唇,腹里就开始咕噜得欢。蓦地他羞赧无从,连连掌贴那处企图使声响停下。季影掩唇笑得粲然,轻啄季布额角糯道。
“去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碧桃酥。”

--------------------------------------
作者有话说。
是的我废话比较多。(...)
季罔将军,棽俪夫人以及季影一名皆为自创。还请各位别往原剧上靠太多。
“云破月来花弄影”一句出自宋代张先先生的《天仙字 水调数声持酒听》。
。...自己被季小团子这称呼给可爱到了。
欢迎捉虫。
希望喜欢。

【季布x花影】万山重(一)


--------------------------------------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这是告别吗。”
季布将移门掩实,转身望见了似已在此静候许久的花影。她仍是那副便嬛模样,左掌虚裹另手五指叠于腹前。他注意到她的绛红魁服袖角在顶烛的倾照下隐隐透出几缕金丝色。
金蚕丝。季布心下不觉落得几分柔软。已经多少年了,识得这玲珑之物的人,许是只有花影涟衣以及零星现在仍不知身在何方的楚末贵裔了吧。
季布拾步而前,直至与花影之间的距离不过半臂方才驻足。他没有转过身,只略略偏首道二字不是。
“她提醒了我真正应该做的事。”顿了顿,季布握紧腰侧影虎,重又启唇缓言。
花影轻哦了字,扬颦略一颔首待他下文。
“身为军人,去战斗。为她和更多的人争取未来,才是真正的守护。”
道完他倏地脉速加快,急急闪身面对花影,跨前展臂紧箍人怀,垂眉将头埋入阿姊肩窝。生怕下一秒她便消失不见。
花影瞳孔颤了几许扶拢胞弟,骈指摩挲他发旋敉平。殊不知自己眸中早已泪潆,意稳气反问这是否算是一个新的承诺。
回应这个问题的是一朵黄金牡丹。季布松了些许掌力,略略敛睫凝止花影,抬指抚去她溢出眸眶的点点液珠,将同她左鬓所着的那朵如出一辙的金花予落花影指尖。垂首覆其耳侧沉言,挑开笑眼遂转身离去。
“莫哭,我定会凯旋归来。”

--------------------------------------
作者有话说。
ooc真的只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这话我不说三遍了。劳各位阅粮愉悦。
欢迎捉虫。